依澜ELER

Severus Snape
擅长把硬汉画成小姑娘
EC/AM/花邪/SS中心
Kingsman/Maze Runner
James McAvoy
Severus Snape
Colin Firth
Thomas Sangster
ZOKI
The wheel turns,nothing is ever new.
时境过迁,烂事依旧。

【Thomewt/Newtmas】【情人节快乐】吃个雪梨甜甜甜

刷完电影整个人都不好了,天哪虽然原著就是如此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于是把Brenda和Minho和Gally的跑酷时间稍稍调快——救到了!不多说!于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第一个情人节……
巨型ooc文但是倾注了俺对他俩全部的爱嗷嗷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Newt握紧了自己的项链。

自濒临尸变,被注射血清,到达海边的安全地点这一系列破事,已经过去漫长的好几个月了。

这些日子也没那么难熬,因为Thomas的血清真的很有用处。他深吸一口气,手臂上的微微灼热感总让他的记忆回到那个冷与炽火交织的夜晚。

其实这事没有退路,靠这样一副身躯去救援Minoh纯属作死。当Newt在马路边抬不起手来支撑站起来的时候,他一边吐着黑血一边想。

Thomas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,他觉得这个男孩还是一样的天真,这种时候当然要抛下我了!这不是当时在迷宫里约定俗成的嘛?你看看人家Gally……胡思乱想了一阵,痛感把他拉回了现实,他想起自己还有东西没给Thomas。

“拿着,拿着……”他扯下项链,把它塞进Thomas手里,“带走它……”

“好,项链我带走,你也得被我带走。”Thomas出奇的镇定,Newt的意识有点迷离,他只能被对方拖拽着,他看到橘红的火龙吞噬着城市。

“Tommy……”他喃喃叫着,但是这个人完全没有抛下他的意愿。

Lawrence疯了,Thomas也疯了。他最后这么想。

之后的感觉就像坠入深渊,再次清醒他看到Thomas被自己压在身下,他一愣,立刻被对方抓住空隙,掀翻在地。

“杀了我!”Newt立即意识到自己已经尸变了,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黑色的血管暴突着,难看极了。

天真的Thomas肯定不愿意,甚至把手枪踢飞了出去。Newt被感染之后变得比以前更容易暴怒了,那个在阳光下倚着栏杆的金色少年已经不见了,他只感到愤怒喷涌而出,然后再一次没有了意识。

战士的本能使变为狂客的他摸出了小刀,正在这时,Brenda在天桥的那一侧出现了,她大喊着小心,Thomas立刻闪躲开来,这位狂客抓狂着扑了个空。随后Gally和Minho也到了,他们抓住了暴怒的Newt的左右臂。只见Newt的眼睛闪了闪,是人类的意识占据了上风。他紧咬的牙关松开了,Brenda的针头立刻戳进了他的脖子。

他停止了挣扎,瘫倒在了绕回他身前的Thomas怀里。

“求求你,杀了我Tommy……杀了我……”他迷糊的挤出了他的名字,然后失去了意识。

说实在的,后来看到昏迷中的Thomas紧握着血清和自己的项链,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慰,但他悄悄把项链拿走了,里面的东西实在有点丢人,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。至于Teresa的死讯……说句不厚道的话,就算是用她制作的血清他才有了后半辈子的生命,他仍觉得她是个叛徒。

也许是嫉妒吧,他以前总是讽刺的对Thomas说“你的小女朋友”……

思绪回到现在,海面上的浮冰已经开始融化,二月份了,春天快到了。

干草帘子被推开了,一颗黑色的脑袋伴着金色的朝阳探了进来“Newt,吃早饭了吗?”

“没有啊。”Newt把项链塞到枕头下面,他希望Thomas没有察觉到。

这是几个月来Thomas第一次闲下来。安全区的建设也不是容易的事情,况且他还致力于用自己的血提炼血清,没有医生的帮助,心灵手巧的Brenda充当了助手,还有几位曾经看过医生做血清的女生,也加入了他的队伍。Brenda质疑过为什么,这里很安全,没有必要制作血清。Thomas笑笑:防患于未然。

今天他的实验告一段落,路过拿早饭的地方神使鬼差的拿了两份。长时间的奔波与磨难经历,他并不知道Newt爱吃什么,但是他就是想见见他。

“一起吃吗?”话音未落,Newt已经取走了他左手的盘子,然后小口小口的吃起了土豆泥。Thomas笑了,咳了几声嗽便靠着Newt的枕头开始享用自己的煎蛋和不伦不类的意面。

“你怎么了,感冒了吗?”Newt一口一口的把雪白的土豆泥送进嘴里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Thomas摸了摸的确不太舒服的嗓子,道:“托人从实验部弄来的器材都不太灵验了,需要直接赤裸上半身做皮试,可能是感冒了。”

Newt端起牛奶喝了两口,起身走到柜子前,翻了翻拿起一个梨。“Minho在你来迷宫之前发过一次高烧,不过他躺在床上教我给他做了个药,立刻就好了。”他把梨子切成小片倒进水中,再加了点糖。

“实话说,无论是实验部还是这里,都有相当多的材料啊,人类真是会享受的动物。”他低头用火柴仔细点起了火,搅拌的同时又加了点糖。

干草小屋有点漏光,阳光全部都打在Newt身上。Thomas想起刚到迷宫的那个早上,他连名字都记不起,只记得倚在栏杆上金色的男孩。

“还有梨,各种水果,那些人真的神通广大,竟然还开辟果园。从实验部废墟里抢来的调味品什么……都是人干的吗?”搅拌着梨子块,大厨Newt忍不住又吐槽了起来。Gally曾经偷偷和Thomas开玩笑,其实轮流做饭的时候,Newt的厨艺改变了他对英国人的看法,可惜在迷宫的日子,Thomas真没吃过Newt做的饭。

煎蛋和意面不是那么好吃,但浪费食物总归不好。幸好只盛了半碗——悻悻的,Thomas吸掉最后一根面条,起身走到炖梨的Newt边上:“……我第一次知道梨可以煮熟了吃。”

“我也是,直到Minho告诉了我这个方法,总之很好吃啦……”想起那个味道的Newt咽了口口水,回过头来,愣了。他离Thomas的脸只有两厘米。对视了几秒,他干笑一下,把火给灭了。

我在想什么?那天是谁亲手刻上的Teresa?用脑子好好想想吧,不可能的。

“趁热吃掉,快点端起来,我就不服侍你吃了,我的土豆泥还没吃呢!”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落,Newt飞快的跑路了,他抱起自己的土豆泥,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。

Thomas则端起烫手的碗,用勺子挖了一小块吹了好一会儿,然后坐到床沿,递给了Newt:“你想尝尝?”

看着突如其来的勺子,Newt差点没被土豆泥噎死。缓了一会,他摆摆手:“放心,我没下毒。”

“你不是很喜欢吃这个吗?先尝尝。”

“不要,你吃吧。”

“吃。”

好吧。于是金色头发的男孩硬着头皮含住了勺子。甜甜的味道让他的心情突然好转了起来,Minho曾说过要是是冰糖那会更好,可是现在看来白糖也不赖嘛。

看着他终于吃了,Thomas眨了眨眼睛看像别处,然后自己也吃了一片梨。

很好吃,很温暖,和制作他的人一样温暖。

再问了一些有关于“你的手臂怎么样啦”“这几个月适应吗”的话之后,Thomas便端着吃的干干净净的两个盘子一个碗出去了。不知道什么缘故,他又突然折了回来:

“Newt,节日快乐啊。”

Newt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“嗯?今天是什么节?”

“情人节啊,Brenda那丫头昨天告诉我的,嚷嚷着要给我做早饭,我拒绝了。”

帘子被盖上了,Newt呆坐在床沿,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。他揉了揉额角,咬住嘴唇笑了。

他把手伸进枕头,掏出了项链,边摇着头笑边掂量着掂量着——突然觉得弹头的重量不太对。

他皱了皱眉头,连忙扒开弹头,心里顿时和刚才的那片梨一样甜:里面哪里还有信啊,只有一片鲜红的玫瑰花瓣,和一张泛黄的小纸片。

“I can be myself when I am with you,Happy Valentine's Day Newt.Your Thomas.”

“PS:Thanks for your letter.”

   
© 依澜ELER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7)
热度(149)